心靈雞湯Soul

互動測試Test

首頁 > 心靈雞湯 > 互動測試題

終極認同的賜予者

        當你認為你需要某人的認同時,下面這個練習是一個簡單的質疑的方法。

       想象一個你非常想得到他(她)認同的人(不管這人是活著還是死了)。這人或許是你的一位老師,或許是一位在你人生中為你指點迷津的人,或許是你的老板、母親、父親、兒子、女兒、你那行的專家,或者是你一位愛抱怨的姨媽。問一下自己:你想從他們那里聽到些什么?寫下你希望從他們那里聽到的對你的認同。這練習將讓你有機會讓他們說出你希望聽到的話。例如:愛抱怨的姨媽:我很喜歡你為自己創造的這份生活,你活得很有價值且富于情趣。

你三年級的小學老師:我真的看錯了你,你完全不是個無用之才。

穆罕默德·甘地:你完全不像你認為的那樣自私。

你兒子:你是個好媽媽。

你老板:我很欣賞你的工作。

上帝:你太棒了。我很高興我造了你。

       現在,把你寫的這些再讀一遍,問問自己是否同意這些人說法。你同意你那好抱怨的姨媽說的話嗎?(現實中,她當然不太可能會對你說出如此悅耳的話來。)關鍵是,你認為你的生活有意義且充滿情趣嗎?如果你也這樣認為,注意當你自己認識到了這點——認識到你已擁有你想從你姨媽那里得到的認同,你的感覺如何?現在,當你想起你姨媽,或者想象和她一起消磨時光時,留意一下不再有那“需要”對你產生的影響。

        做這練習時,也許你會遇到你并不完全認同的說法。例如,也許你對自己工作的評價,并不像你想象中的老板說的那么好。如果發生了這樣的情況,問問自己,為了得到你自己的認同,你能做些什么來讓你對自己的工作感覺好些呢?

下面是這樣的一個例子。

        我是一名電影攝影師。一次,我得到了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——參與一位著名導演的拍片工作。拍片間隙,我老是在那導演身邊轉來轉去,希望聽到他對我工作的贊賞(我知道他一直在監視屏上看著我的工作)。當導演忙著和演員說戲排演時,我就笨拙地站在一旁。一次,他走過來問,我是不是有話要和他說,我連忙搖頭,沮喪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,為自己如此渴望得到他的贊美和認同而深感羞愧。我還很不好意思地注意到,當我發現他知道我的名字時,我的心是那么地歡喜雀躍。

        那天晚上,當我回想起白天的情景,我問自己,我到底想從那導演那里聽到些什么?“你的近景拍得非常好。”——馬上,那回答就出現了。同時,我意識到,我可以把鏡頭的移動拉伸做得更加不留痕跡些。接著,我發現自己的焦慮完全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的拍攝是一個全新的體驗。拍攝時,我按自己的想法做了細微的修正。看到導演和攝制組的其他成員一起放松休息時,我也很自然地加入進去,心里并無“我需要他的贊美”這個念頭。沒了暗藏的目的,我開始注意并欣賞起這導演與眾不同的地方。自那以后,他又邀請我參加了數次拍攝工作。對他偶爾給我的微笑,我感到心滿意足。

        為了讓人覺得我們很棒或者很有趣,我們都在做著各式各樣的表演——情感體操。我們這樣做,僅僅是為了得到我們已經擁有的東西。而因為我們正忙著做體操,我們認識不到,其實我們已經擁有我們想要的那了。

        如果沒有你需要尋求認同這個念頭,你會怎樣?

        沒有那個念頭,你可能只是過你的日子,讓人們去形成他們想要形成的、對你或對其他人的印象——反正本來他們就一直在這樣做著。如果你覺得這對你而言似乎跨度太大,如果你認為不尋求認同簡直不可思議——那讓你早上都沒了起床的理由,你可以試試下面的練習。這練習只是讓你在你的想象中邁出了很小的一步,卻可以讓你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。

念頭的實驗:一杯茶

想象一個你想要留下好印象的人

或者

你希望得到他(她)的愛的人

或者

你害怕讓他(她)不高興的人

或者

你認為你受其支配的人

        想象你和這人在一起喝茶。想象在喝茶的這段時間里,你一點也不想影響她的想法。想象你只想讓她想她的念頭、喝她的茶、體驗她的體驗。

        詳盡地想象自己在那情景下看到和感覺到的一切:和那人這樣坐在一起的感覺如何?做你自己的感覺如何?——你注意到了什么嗎?對那人你又注意到了什么呢?

        下面,是一位朋友用“一杯茶”的實驗來考察一段工作關系的例子:

         在我為我撰稿的雜志寫一篇新文章之前,通常我必須去紐約向我的編輯推銷我的想法。我想象我在和她一起喝茶。

        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,我感到很平靜。我認識到,我將能更多地了解面前的這人——她做我的編輯已經好幾年了,但過去我從未正眼看過她,因為每次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說服她讓我寫那篇文章的努力上了。我總是竭力表現得才華出眾,希望我出色的表演能說服她我的想法會獲得成功。可即使我成功地說服了她,事后我總感到筋疲力盡,起初要做這項目的樂觀和熱情也減退了許多。

        這練習讓我發現,進一步地去了解她,會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我覺得我會喜歡和她在一起的。當我想象我只是闡述我的想法,而不是有意地去影響她的想法時,我發現,我其實是在對自己說話,只是有她在,我可以聽得更清楚些;我還發現,當我說的時候,我的想法也在發展著、變化著,這讓我愈加喜歡自己的想法,而不再介意她是否喜歡我的想法,因為那完全是她的決定。我感到自己很樂意聽取她的建議。我認識到,如果我不試圖影響她的想法,如果我們倆能夠一起這樣“喝茶”,很多好的想法和主意也許會自然浮現,我們可能會有機會非常愉快地探索各種可能。

      我很想知道,為什么我從未真的和我的編輯一起喝過茶。做完練習后,我想起相識之初,她曾邀請我去看她的花園,但我拒絕了,因為我擔心我自己的動機:我擔心如果我答應了,我可能會假裝對她和她的花園感興趣,以便得到我想要的工作。當時的我是那么地擔心,我甚至都沒問問自己我是否喜歡她。多傻呀!做了“一杯茶”的實驗后,我認識到,那時的我其實是喜歡她的,我是愿意接受她的邀請的。現在,雖然我們還沒一起喝過茶,但有時我們會一起晚餐。我不但找到了一位朋友,我為那雜志寫的文章也進步了很多。

 

 

免费安徽快3计划 排列3开奖时间 股升网配资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新骗局广东11选5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3实时计划软件 江苏快三计划群是真的吗 秒速快三开户 炒股视频 安徽快3走势 理财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福彩排列七奖金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今天 2009上证指数 pk10人工精准计划软件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