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雞湯Soul

互動測試Test

首頁 > 心靈雞湯 > 互動測試題

你為什么不快樂?(哈佛大學的幸福課)

你為什么不快樂?(哈佛大學的幸福課)
         出人意料,去年哈佛最受歡迎的選修課是“幸福課”,聽課人數超過了王牌課《經濟學導論》。教這門課的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講師,名叫泰勒?本-沙哈爾。 
        我們來到這個世上,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? 
本-沙哈爾堅定地認為: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標準,是所有目標的最終目標。 
        “人們衡量商業成就時,標準是錢。用錢去評估資產和債務、利潤和虧損,所有與錢無關的都不會被考慮進去,金錢是最高的財富。但是我認為,人生與商業一樣,也有盈利和虧損。 
        “具體地說,在看待自己的生命時,可以把負面情緒當作支出,把正面情緒當作收入。當正面情緒多于負面情緒時,我們在幸福這一‘至高財富’上就盈利了。 
        長期的抑郁,可以被看成是一種‘情感破產’。整個社會,也有可能面臨這種問題,如果個體的問題不斷增長,焦慮和壓力的問題越來越多,社會就正在走向幸福的‘大蕭條’。”
        一項有關“幸福”的研究表明,人的幸福感主要取決3個因素:“遺傳基因、與幸福有關的環境因素以及能夠幫助我們獲得幸福的行動。而積極心理學,可以幫助人們活得更快樂、更充實。幸福,是可以通過學習和練習獲得的。” 
本-沙哈爾說:“我知道它是可行的,因為,它已深深地幫助了我。” 
  我們的很多課,都在教學生如何更好地思考、更好地閱讀、更好地寫作,可是為什么就不該有人教學生更好地生活呢?把艱深的積極心理學學術成果簡約化、實用化,教學生懂得自我幫助,這是本-沙哈爾開設“幸福課”的初衷。
幸福,應該是快樂與意義的結合
        讓本-沙哈爾對幸福的理解,發生根本轉變的起因,是他早年的一次重要經歷 
        16歲那年,在以色列長大的本-沙哈爾,獲得了全國壁球賽的冠軍。在長達5年的訓練中,空虛感如影相伴,他一直覺得生命中缺少了什么。雖為此悶悶不樂,但他仍堅信:無論身體或心理都要堅強,才能最終取勝;而勝利,一定會帶來充實感,也能讓自己最終幸福。
        終于,本-沙哈爾如愿以償,奪冠后的他欣喜若狂,和家人、朋友舉行了隆重的慶賀。那時,他對自己的理念更加深信不疑:成功可以帶來快樂,過去所受的種種苦痛,都是值得的。
        “可就在那天晚上,睡前我坐在床上,試著再回味一下無限的快感。可是突然間,那種勝利的感覺,那種夢想成真的喜悅,所有的快樂,都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我的內心,忽然又變得很空虛,只有迷惘和恐懼。淚水涌出,不再是喜極而泣,而是傷心難過。在如此順意的情況下,尚不能感到幸福的話,那我將到何處,去尋找我人生的幸福?”
        他極力讓自己鎮定,并告訴自己這只是暫時的神經過敏。但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他仍沒有找回快樂;相反,內心的空虛感越來越重。慢慢地他發現:勝利,并沒為他帶來任何幸福,他所依賴的邏輯徹底被打破。“從那時起,我開始對一個問題非常著迷:如何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?”
        本-沙哈爾注意觀察周圍的人,誰看起來幸福,他就向誰請教。他讀有關幸福的書,從亞里士多德到孔子,從古代哲學到現代心理學,從學術研究到自助書籍等等。最后他決定去大學主修哲學和心理學。
        他的幸福觀,逐漸清晰起來:幸福,應該是快樂與意義的結合。
        “一個幸福的人,必須有一個明確的、可以帶來快樂和意義的目標,然后努力地去追求。真正快樂的人,會在自己覺得有意義的生活方式里,享受它的點點滴滴。” 
本-沙哈爾竟然從漢堡里,總結出了4種人生模式。
        當年,為了準備重要賽事,除了苦練外,他須嚴格節制飲食。開賽前一個月,只能吃最瘦的肉類,全麥的碳水化合物,以及新鮮蔬菜和水果。他曾暗中發誓,一旦賽事完了,一定要大吃兩天“垃圾食品”。比賽一結束,他干的第一件事,就是奔到自己喜愛的漢堡店,一口氣買下4只漢堡。當他急不可待地撕開紙包,把漢堡放在嘴邊的剎那,卻停住了。因為他意識到,上個月,因為健康的飲食,自己體能充沛。如果享受了眼前漢堡的美味,很可能會后悔,并影響自己的健康。望著眼前的漢堡,他突然發現,它們每一種都有自己獨特的風味,可以說,代表著4種不同的人生模式。
        第一種漢堡,就是他最先抓起的那只,口味誘人,但卻是標準的“垃圾食品”。吃它等于是享受眼前的快樂,但同時也埋下未來的痛苦。用它比喻人生,就是及時享樂,出賣未來幸福的人生,即“享樂主義型”;第二種漢堡,口味很差,里邊全是蔬菜和有機食物,吃了可以使人日后更健康,但會吃得很痛苦。犧牲眼前的幸福,為的是追求未來的目標,他稱之為“忙碌奔波型”;第三種漢堡,是最糟糕的,既不美味,吃了還會影響日后的健康。與此相似的人,對生活喪失了希望和追求,既不享受眼前的事物,也不對未來抱期許,是“虛無主義型”;會不會還有一種漢堡,又好吃,又健康呢?那就是第四種“幸福型”漢堡。一個幸福的人,是即能享受當下所做的事,又可以獲得更美滿的未來。
        不幸的是,據本-沙哈爾觀察,現實生活中的大部分人,都屬于“忙碌奔波型”。人們習慣性地去關注下一個目標,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。 
        本-沙哈爾經常講“蒂姆的故事”。在這個故事里,晃動著許多人熟悉的影子。
        蒂姆小時候,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。但自打上小學那天起,他忙碌奔波的人生就開始了。父母和老師總告誡他,上學的目的,就是取得好成績,這樣長大后,才能找到好工作。沒人告訴他,學校,可以是個獲得快樂的地方,學習,可以是件令人開心的事。因為害怕考試考不好,擔心作文寫錯字,蒂姆背負著焦慮和壓力。他天天盼望的,就是下課和放學。他的精神寄托就是每年的假期。 
漸漸地,蒂姆接受了大人的價值觀。雖然他不喜歡學校,但還是努力學習。成績好時,父母和老師都夸他,同學們也羨慕他。到高中時,蒂姆已對此深信不疑:犧牲現在,是為了換取未來的幸福;沒有痛苦,就不會有收獲。當壓力大到無法承受時,他安慰自己:一旦上了大學,一切就會變好。 
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時,蒂姆激動得落淚。他長長舒了一口氣:現在,可以開心地生活了。但沒過幾天,那熟悉的焦慮又卷土重來。他擔心在和大學同學的競爭中,自己不能取勝。如果不能打敗他們,自己將來就找不到好工作。  
        大學4年,蒂姆依舊奔忙著,極力為自己的履歷表增光添彩。他成立學生社團、做義工,參加多種運動項目,小心翼翼地選修課程,但這一切完全不是出于興趣,而是這些科目,可以保證他獲得好成績。 
大四那年,蒂姆被一家著名的公司錄用了。他又一次興奮地告訴自己,這回終于可以享受生活了。可他很快就感覺到,這份每周需要工作84小時的高薪工作,充滿壓力。他又說服自己:沒關系,這樣干,今后的職位才會更穩固,才能更快地升職。當然,他也有開心的時刻,在加薪、拿到獎金或升職時。但這些滿足感,很快就消退了。 
        經過多年的打拼,蒂姆成了公司合伙人。他曾多么渴望這一天。可是,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時,他卻沒覺得多快樂。蒂姆擁有了豪宅、名牌跑車。他的存款一輩子都用不完。 
        他被身邊的人認定為成功的典型。朋友拿他當偶像,來教育自己的小孩。可是蒂姆呢,由于無法在盲目的追求中找到幸福,他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下,用酗酒、吸毒來麻醉自己。他盡可能延長假期,在陽光下的海灘一呆就是幾個鐘頭,享受著毫無目的的人生,再也不去擔心明天的事。起初,他快活極了,但很快,他又感到了厭倦。 
  做“忙碌奔波型”并不快樂,做“享樂主義型”也不開心,因為找不到出路,蒂姆決定向命運投降,聽天由命。但他的孩子們怎么辦呢?他該引導他們過怎樣的一種人生呢?蒂姆為此深感痛苦。 
        為什么當今社會有那么多“忙碌奔波型”的人呢?本-沙哈爾這樣解釋:因為人們常常被“幸福的假象”所蒙蔽。 
        我們所處的社會環境和文化背景是這樣的:假如孩子成績全優,家長就會給獎勵;如果員工工作出色,老板就會發給獎金。人們習慣性地去關注下一個目標,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,最后,導致終生的盲目追求。 
        然而一旦目標達成后,人們常把放松的心情,解釋為幸福。好像事情越難做,成功后的幸福感就越強。不可否認,這種解脫,讓我們感到真實的快樂,但它絕不等同于“幸福”。它只是“幸福的假象”。 
        這就好比一個人頭痛好了之后,他會為頭不痛而高興,這是由于這種喜悅,來自于痛苦的前因。“忙碌奔波型”的人,錯誤地認為成功就是幸福,堅信目標實現后的放松和解脫,就是幸福。因此,他們不停地從一個目標奔向另一個目標。 
  在本-沙哈爾看來,尋找真正能讓自己快樂而有意義的目標,才是獲得幸福的關鍵。
        他們把物質與財富,放在了快樂和意義之上
        在課堂上,本-沙哈爾不斷地向聽講者發問:我們可以不停地追問“為什么”,來反思自己所追求的東西:可以是大房子、升職或任何其他的目標。看看要問多少個“為什么”,才能落到“幸福”的追求上?問問自己,我做的事情,對我有意義嗎?它們給我帶來了樂趣嗎?我的內心,是否鼓勵我去做不同的嘗試?是不是在提醒我,需要徹底改變目前的生活?
        本-沙哈爾的哲學老師在他畢業時,給了他一點忠告:“生命很短暫,在選擇道路前,先確定自己能做的事。其中,做那些你想做的。然后再細化,找出你真正想做的。最后,對于那些真正、真正想做的事,付諸行動。”
        本-沙哈爾也這樣教他的學生,如何尋找能發揮自己優勢和熱情的工作。 
        用以下3個關鍵問題,先來問問自己:一,什么帶給我意義?二,什么帶給我快樂?三,我的優勢是什么?并且要注意順序。然后看一下答案,找出這其中的交集點,那個工作,就是最能使你感到幸福的工作了。
        10多年前,本-沙哈爾遇到過一個年輕人。他是一名律師,在紐約一家知名公司上班,并即將成為合伙人。坐在他的高級公寓里,中央公園的美景一覽無余。年輕人非常努力地工作,一周至少干60個小時。早上,他掙扎著起床,把自己拖到辦公室,與客戶和同事的會議、法律報告與合約事項,占據了他的每一天。當本-沙哈爾問他,在一個理想世界里還想做什么時,這名律師說,最想去一家畫廊工作。
        “難道說,現實世界里找不到畫廊的工作嗎?”年輕人說不是的。但如果在畫廊工作,收入會少許多,生活水平也會下降。他雖對律師樓很反感,但覺得沒其他選擇。 
        因為被一個不喜歡的工作所捆綁,所以他每天并不開心。在美國,有50%的人對自己的工作不甚滿意。但本-沙哈爾認為,這些人之所以不開心,并不是因為他們別無選擇,而是他們的決定,讓他們不開心。因為他們把物質與財富,放在了快樂和意義之上。 
        “金錢和幸福,都是生存的必需品,并非互相排斥。”他說。
        他進一步說,通常在越感興趣的事情里,人就越能發揮自己的天賦,越能做得持久。人一旦有了熱情,不但動機堅定,連做事效率也會提高。舉例講,一個熱愛學習的學生,可以在學習中享受創造的愉悅,而這快樂的成果,還可以幫他取得好成績,助其獲得未來的幸福。在親密關系中也一樣,兩個人共享著愛情的美好,并促進彼此的成長和發展。
       許多研究表明,一個幸福的人,在生活的各個層面上都會很成功,包括婚姻、友誼、收入、工作表現以及健康。幸福與成功,存在強烈的相互作用,無論是工作上還是感情上的成功,可以帶來幸福;而幸福本身,也能帶來更多的成功。
 
本-沙哈爾總結出這樣3種工作境界:賺錢謀生、事業、使命感。
       如果只把工作當成任務和賺錢的手段,就沒有任何的個人實現。這樣每天去上班,只是必須而不是想去,他所期盼的,除了薪水,就是節假日了;把工作當事業的人,除了注重財富的積累外,還會關注事業的發展,如權力和聲望等。他們會關心下一個升職的機會,期望從副教授到終身教授、從教師到校長、從職員到主管、從編輯到總編輯;假如,把工作當成使命,那工作本身就是目標了。薪水、職位固然重要,但他們工作,是因為他們想要做這份工作,動力源自內心。工作是一種恩典,而不是為人打工。他們對工作充滿熱情,在工作中自我實現,獲得充實感。他們的目標,正是自我和諧的目標。 
        有一項研究,是針對醫院清潔工的。一組人覺得自己的清潔工作很無聊,沒啥意義;但另一組人,覺得很有意義,做得很投入。他們與護士、病人以及家屬交談,想辦法讓醫院員工、病人舒適。他們看待工作的角度更高,并在其中找到了意義:我不僅僅是個倒垃圾和洗衣服的人,正是我的工作,讓醫院正常運轉,幫助病人更快地康復。
      就像第二組人,由于在日常工作中找到了使命感,因而從中也得到了更多的意義和快樂,他們與服務對象的關系,也不再是簡單的金錢關系。有時候,人們并沒有換工作,或改變工作環境,他們所做的,只是賦予了工作本身更多的意義,從中發現樂趣,因而也提升了幸福感。
       可以想像,一個因為家長的壓力而學法律的人,是無法在其中找到長久快樂的;相反,如果是基于對法律的熱愛而成為律師的話,那他在維護公義的同時,也會覺得很幸福。
       “一個在工作中找到意義與快樂的投資家,一個出于正確動機的商人,絕對要比一個心不在焉的和尚,高尚和有意義得多。”本-沙哈爾篤定地說。 
       不同的人,會在不同的事里找到意義。如創業、當義工、撫養子女、行醫、甚至是打家具。重要的是,選擇目標時,必須確定它符合自己的價值觀、愛好,符合自己內心的愿望,而不是為了滿足社會標準,或是迎合他人的期待。“真我的呼喚”,就是使命感。 
  “那真是神奇的時刻。”本-沙哈爾用一段話,描述這種美妙的體驗:我甚至形成了一種迷信,世上確實有看不見的力量在幫我。只要你追隨自己的天賦和內心,你就會發現,生命的軌跡原已存在,正期待你的光臨,你所經歷的,正是你應擁有的生活。當你能夠感覺到自己正行走在命運的軌道上,你會發現,周圍的人,開始源源不斷地帶給你新的機會。(這段有些詭異,但也許這就是教會存在并得以發展的本因吧)  
  “在追求有意義而又快樂的目標時,我們不再是消磨光陰,而是在讓時間,閃閃發光。”
        我也有不快樂的時刻,因為我們是人  
  一天,在哈佛的食堂,有個學生走到本-沙哈爾面前,問他:你就是那個教人如何快活的老師吧。學生接著又說:你要小心,我的室友選了你的課,如果哪天我發現你并不快樂,我就要告訴他,別再上你的課。本-沙哈爾看著這個學生,笑著道:沒關系,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,我也有不快樂的時刻,因為我們是人。  
        “總有人問我,你能幫我消除痛苦嗎?可是為什么要用這種態度來對待痛苦。痛苦,是我們的人生經驗,會讓我們從中學到很多。人生的成長和飛躍,經常發生在你覺得非常痛苦的時刻。”  
        漫漫人生,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會面臨悲傷的時刻,比如經歷失敗或失去,但我們依然可以活得幸福。事實上,期盼無時無刻的快樂,只會帶來失望和不滿,并最終導致負面情緒的產生。  
        一個幸福的人,也會有情緒上的起伏,但整體上,能保持一種積極的人生態度。他經常被積極的情緒推動著,如歡樂和愛;很少被憤怒或內疚,這些負面情緒所控制。快樂是常態,而痛苦都是小插曲。  
        剛開始講“幸福課”時,本-沙哈爾很想扮演一個無所不知、幽默的人,一個完美的導師,為此,他特地跑到喜劇演員培訓班學習。但他不是那種能開激烈的玩笑,做夸張表演的人。無論怎么學,他也達不到想要的戲劇效果。 
        想讓自己當一個完美的老師,他發現這樣即害了自己,也害了學生。“每次都很緊張,怕被發現面具下真實的樣子,結果把自己搞得很累。這樣不僅害了我自己,也傷害了學生,等于給學生樹立了一個‘完人’典型,告訴學生走一條永遠走不通、錯誤的路。打開自己,袒露真實的人性,會喚起學生真實的人性。在學生面前做一個自然的人,反而會更受尊重。” 
本-沙哈爾希望他的學生,學會接受自己,不要忽略自己所擁有的獨特性;要擺脫“完美主義”,要“學會失敗”。 
為了更好地記住“幸福課”的要點,本-沙哈爾還為學生簡化出10條小貼士:  
1.遵從你內心的熱情。選擇對你有意義并且能讓你快樂的課,不要只是為了輕松地拿一個A而選課,或選你朋友上的課,或是別人認為你應該上的課。 
2.多和朋友們在一起。不要被日常工作纏身,親密的人際關系,是你幸福感的信號,最有可能為你帶來幸福。 
3.學會失敗。成功沒有捷徑,歷史上有成就的人,總是敢于行動,也會經常失敗。不要讓對失敗的恐懼,絆住你嘗試新事物的腳步。 
4.接受自己全然為人。失望、煩亂、悲傷是人性的一部分。接納這些,并把它們當成自然之事,允許自己偶爾的失落和傷感。然后問問自己,能做些什么來讓自己感覺好過一點。 
5.簡化生活。更多并不總代表更好,好事多了,也不一定有利。你選了太多的課嗎?參加了太多的活動嗎?應求精而不在多。  
6.有規律地鍛煉。體育運動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每周只要3次,每次只要30分鐘,就能大大改善你的身心健康。  
7.睡眠。雖然有時“熬通宵”是不可避免的,但每天7到9小時的睡眠是一筆非常棒的投資。這樣,在醒著的時候,你會更有效率、更有創造力,也會更開心。  
8.慷慨。現在,你的錢包里可能沒有太多錢,你也沒有太多時間。但這并不意味著你無法助人。“給予”和“接受”是一件事的兩個面。當我們幫助別人時,我們也在幫助自己;當我們幫助自己時,也是在間接地幫助他人。
9.勇敢。勇氣并不是不恐懼,而是心懷恐懼,仍依然向前。 
10. 表達感激。生活中,不要把你的家人、朋友、健康、教育等這一切當成理所當然的。它們都是你回味無窮的禮物。記錄他人的點滴恩惠,始終保持感恩之心。每天或至少每周一次,請你把它們記下來。
免费安徽快3计划